腾龙娱乐代理|腾龙娱乐官网-点击

硕士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硕士 >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也门胡塞武装(阿拉伯语:’Anār ’Allāh,意为真主的支持者)和已故前总统萨利赫方面的消息,原先结盟的双方因政见不合于12月2日在首都萨那发生公开火并,并且不久后交火升级,支持萨利赫的共和国卫队与胡塞武装在萨那市区展开激战,造成数百人死伤。正在沙特避难的也门总统哈迪2日宣布,准备向忠于萨利赫的部队伸出援手,但还没等到哈迪与昔日的对手重归于好,萨利赫的车队于12月4日在出逃萨那的路途中遇到胡塞武装伏击,萨利赫在交火中身亡,纵横也门政坛33年的一代枭雄就此谢幕。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2017年7月14日也门内战局势,红色为国际社会承认的也门哈迪政府的控制区,绿色为胡塞武装的控制区,白色为基地组织的控制区
也门内战的交战方再次发生了变化,现在混战的各方是:受伊朗支持的什叶派胡塞武装、沙特领导的联军支持的也门哈迪合法政府和前总统萨利赫的支持者、“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等极端组织。同时,也门内战的代理人战争本质还在延续——南北对抗外加域外大国(沙特和伊朗)干涉,同时还有极端组织势力的渗透。
沙特与伊朗这中东两大国在也门大打出手,不仅是对极具地缘价值的也门的争夺,更是意识形态与教派方面的冲突:君主专制与神权共和、逊尼派与什叶派。双方互相试图从地理上包围对手,因而沙特的后花园——也门就成了伊朗的发力点。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逊尼派与什叶派及其分支在世界各国的分布图
已持续两年多的也门内战,实质上是沙特与伊朗在也门的代理人战争:借他方之手长本方势力;流他国之血立本国功业。这已不是也门历史上的第一次了,早在1962年埃及与沙特就曾在北也门短兵相接,民主共和与君主专制,泛阿拉伯主义与泛伊斯兰主义在此针锋相对。
深陷“阿拉伯冷战”泥潭的北也门
1918年,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土崩瓦解。原是奥斯曼帝国领土的北也门宣布独立,由已统治当地近一千年的伊斯兰教宰德派势力(阿拉伯语:az-Zaydiyya,该派为什叶派分支,但教义上与逊尼派有近似之处)联合各阿拉伯部落,成立了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al-Mamlaka al-Mutawakkilīya),实行政教合一的君主专制统治。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1962年的北也门及周边国家
老牌欧洲列强的国力因二战而元气大伤,对殖民地的控制力大为减弱,各类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阿拉伯世界也不例外。其中,埃及在1952年通过军事政变推翻了封建王朝,成立了共和国,摆脱了英国的控制。此时埃及不仅国力相对其他阿拉伯国家较为强大,且其国内科教文卫事业的发展水平在阿拉伯世界内一度遥遥领先。
有了这样的硬实力与软实力,埃及总统纳赛尔高举泛阿拉伯主义与社会主义两面大旗,号召阿拉伯国家统一起来共同发展,实现阿拉伯民族自决,与以色列及其背后的欧美列强斗争到底。在他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走上了反抗英法殖民统治与推翻君主专制政权的道路,力图恢复独立自主的地位。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阿拉伯埃及共和国第二任总统,1956年至1970年间在职
泛阿拉伯主义与社会主义等意识形态与共和制等政治理念在以沙特为首的君主专制国看来无疑是洪水猛兽,与“传统”伊斯兰价值观与君主专制的政体相左,对沙特等阿拉伯君主政权的稳定造成极大威胁。因此,沙特及其它阿拉伯君主制国家对埃及极为抵触,常与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共和制国家在政治与外交等领域发生冲突,力图维持君主专制与“传统”伊斯兰价值观的影响力。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沙特国王费萨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1964年至1975年在位
政教合一的北也门王国自然也无法在这场“阿拉伯冷战”中独善其身,不见起色的经济与推行缓慢的改革使得国内社会矛盾日益激化,不少人转投激进势力,发生了多次政变或刺杀国王未遂事件。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北也门伊玛目兼国王艾哈迈德·本·叶海亚,1948年至1962年间在位
不仅北也门平民与王室之间的关系颇为紧张,连王室内部也存在着矛盾。国王艾哈迈德·叶海亚与王储穆罕默德·白德尔在外交与内政等诸多方面存在较大分歧。1958年3月王储前往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告知埃及总统纳赛尔,北也门方面想加入埃及与叙利亚组成的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促进经济发展并保卫国家安全。但他的父王则想保住自己的王位,维持自己在北也门的绝对权力,最后也门加入阿联一事不了了之。王室内部的政见不合进一步使得北也门不稳定的政局趋于动荡。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北也门王储穆罕默德·白德尔
此外,王室和宗教界之间也龃龉不断。王储曾因其与纳赛尔的联系以及偏向社会主义的政治立场而被北也门的宰德派乌理玛(Ulamā,意为伊斯兰教学者)拒绝批准其北也门伊玛目头衔,使其统治合法性大打折扣。但已是国防大臣、外交大臣、内务大臣兼首相的王储自然有办法逼迫其批准他的伊玛目头衔。因此,北也门政教合一的体制也陷入了名存实亡的境地,北也门政治的两大支柱王室与宗教界内耗不息,已无力共同维持北也门的稳定。
1962年,北也门老国王驾崩,王储穆罕默德·白德尔即位。他登基后随即着手进行改革,并与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共和制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他任命北也门国内知名的社会主义者与泛阿拉伯主义者——阿卜杜拉·赛莱勒上校为王宫近卫队司令,穆罕默德·白德尔的此项举措为埃及进一步干涉北也门内政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也门乱局:命中注定的代理人战争之地

1963年,阿卜杜拉·赛莱勒检阅军队
纳赛尔的野心
正当北也门国内新王穆罕默德·白德尔登基之时,他原先的盟友埃及总统纳赛尔却意欲颠覆北也门王室,在也门扶持亲埃及的共和政权,而他之所以有这样的企图,则是出于以下六点的考量:
1.1961年埃及与叙利亚组成的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解体,埃及统一阿拉伯世界的雄心壮志受阻,这使他个人与埃及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大为受损,急需一场胜利来重塑形象。
2.在北也门扶持一个受埃及控制的政权可使已有苏伊士运河的埃及获得对曼德海峡的控制权,从而将红海南北大门的钥匙都攥紧于手,确保埃及的航运与海上贸易安全。
3.对抗帝国主义,将阿拉伯民族从封建王朝与其所依赖的外国势力手中解放出来,这在纳赛尔看来是埃及的使命。
4.在沙特南部的北也门扶持共和政权无疑于在沙特后院安了一块跳板,使得埃及能更方便地干涉阿拉伯半岛事务,与沙特展开博弈时更占优势。
5.埃及先前大力支援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对抗法国殖民政府,成功使阿尔及利亚于1962年独立,这使得纳赛尔坚信以埃及的国力和军力,足以推翻比法国殖民政府弱得多的北也门王室。
6.此时,由于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与英国牵头组建中部公约组织等事件,英法两个老牌列强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无力像之前1956年的第二次中东战争(苏伊士运河危机)那样形成合力压制埃及。


相关信息: